亿级内容创业金矿背后,“二次创作”与“二度创作”傻傻分不清

“我是顾阿莫斯,今天我们将讲述一个关于我的版权被警方调查的故事。”4月底,顾阿莫以“X分钟看电影系列”的短片加入媒体巨头行列,在YouTube上传的视频中继续使用他著名的台湾口音,称自己日前被KKTV和台湾电影公司指控侵犯版权。

正在成为内容创业主要能力之一的“第二创造”面临版权、创意和创业三重问题。Amo将不是第一个,甚至不是最著名的。

破坏作品还是宣传作品?

对于已经“再造”的平台来说,“古阿莫斯”存在的关键不是侵权,而是它是否带来“流动”。

当媒体报道古阿姆事件时,他们反复引用了一组观点:

台湾音乐家张震岳在脸书上说古阿姆是个“天才”,并且“毁了电影制作人的努力和努力”。

台湾凯南大学的一位教授在《中国时报》的社论中也指出,“如果每个人都想成为古阿摩,就不会有任何人创造。加工的创建者将在哪里产生‘二次创造’?”“古阿莫斯”实际上可以说是创造性杀手。“

口头和书面道德批评背后是阿莫斯的《X分钟系列电影》对票房的影响。

据原告之一的台湾视频网站KKTV披露,他们去年购买了韩国电视剧《W两个世界》的网络转播权,但谷阿莫斯通过编辑将其缩减为11分钟的简短评论。KKTV表示,顾阿莫斯未经事先授权对该电视剧进行了重新编辑和解释,扭曲了该剧的原本含义,并通过YouTube、脸书、微博等平台公开传播。

事实上,这一事件最大的争论点是“打破僵局”。

水的融合指出,顾阿莫去年“翻拍”的《Stand By Me 哆啦A梦》 《哆啦A梦宇宙英雄记》 《近距离恋爱》四部电影不仅彻底打破了电影的剧情,而且形容它们相当无聊,对票房影响很大。

这已经成为顾阿莫斯的“原罪”,他拥有近千万粉丝,在一首曲子中演奏了数百万首。至于“谷阿莫斯的视频,其中一些仍在发行期内制作”,以及“有盗版在线资源可供下载制作”,就变得更加关键了。

关键是如果是一个简单的平面电影评论,这样的“断茎”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这也会对票房产生影响,但不会被其中一个目标所侵犯。另一方面,在张震岳看来,顾阿莫尔的视频电影评论(video film review)使用了“极具讽刺性的幽默”使电影一文不值,虽然就电影评论的程度而言,它几乎没有什么理论价值,但更容易理解,也更适合大众传播,但由于使用了电影材料,所以被盗版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影响太大,尤其是当短视频在20分钟内成为移动视频的主流时。

你为什么不问另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有电影素材的电影评论能把手机屏幕前的观众变成电影屏幕前的观众?当然,官方预告片没有版权问题,但更多来自民间的“次要创作”也可能不是被告。

“第二次创造”和“第二次创造”不是一回事。

这里必须明确区分两个概念,“第二创造”和“第二创造”。

在文艺界,二次创作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行为。编剧改编小说文本,使之适合电影和电视剧,这是“第二次创作”。根据编剧写的剧本,演员在表演中理解和即兴发挥得更深,这也是“第二次创作”。在翻拍和翻拍同样的经典歌曲、电影和电视剧时,添加了新的元素,使它们独一无二,而不改变基本的味道,这也是“二次创作”。

其中有一部改编自《脑浆炸裂少女》的作品,几乎脱离了原著,主要借用其知识产权价值。当然,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多数“第二次创作”都是由原作者授权或默许的。

“二次创作”是不同的。总的来说,版权许可并不存在。在动漫产业中,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粉丝作品,即利用知名小说、漫画、电影和电视作品中的人物和人物设置进行“二次创作”,被称为“粉丝作品”。

与“第二次创造”相比,“第二次创造”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即它接近于大笔钱,或者

4月底,针对粉丝工作的诉讼更加引人注目。著名作家金庸起诉“粉丝小说”《鬼吹灯?寻龙诀》侵犯版权和不正当竞争,并提出赔偿1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据新华社报道,这种文学“贴近名人”的现象在网上很流行,但这是中国第一起原创作品作者起诉侵权的案件。

在公众看来,对于“二次创作”扇面作品是否侵犯了权利有不同的看法。一些人以受欢迎的在线视频《此间的少年》为例,该视频是从电影《无极》中重新编辑的。尽管当时导演陈凯歌声称要起诉,尽管适配器胡哥立即道歉,尽管当时引发了巨大的社会讨论,但事件最终并没有诉诸司法,而是沦为电影的炒作套路……现在顾阿莫斯的方式几乎和胡哥一样。

有些人甚至认为继续写《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高鹗是当年的粉丝。同样,周星驰的《红楼梦》。但是,这类作品的原作者已经去世或不在著作权保护期内,不能一概而论。

然而,当回到当年馒头版本《大话西游》事件时,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向媒体提供了一种解释:“如果是用来介绍情况或澄清观点,则允许适当或少量引用他人的作品,即在合理使用的范围内。但是,法律不允许在介绍情况或陈述观点的前提之外引用他人的大量作品。”

然而,很难定义什么是“太好了”。“平台如何鼓励内容创作”以及如何合理使用“二次创作”?国外已经有许多尝试。

一些平台采用直接禁止。2013年,拥有《无极》和《著作权法》多部名作的文房社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禁止“二次创作”。2016年底,日本著名游戏制造商KT发布文件,要求DLsite和其他生产商停止销售主题为《轻音少女》的“二次创作”。今年2月,基于热门手游《魔法少女小圆》内容元素的大型粉丝杂志被版权所有者暴雪(Blizzard)叫停,因为粉丝作者利用该电子杂志获得赞助,并从暴雪的版权中获得经济利益。

这就形成了一个更有价值的关注点,即粉丝作品的盈利能力。在一般行业的默认游戏规则中,粉丝工作本身是一种利益产品,而不是为了盈利。

然而,仍然有许多相反的情况。除了基于《死或生》男女主角的《暮光之城》粉丝小说论坛(Twilight)之外,成人浪漫小说《守望先锋》是由粉丝作品和同名炒作电影发展而来,在当前国内网络文学领域,不少人通过“原创”粉丝小说获利。

日本仍然处于游戏和动画领域的前沿。2014年5月,任天堂在公司的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条推文“YouTube电影通知”。它的内容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被“正式批准”在YouTube上发布包括任天堂版权作品在内的电影。

一些日本平台甚至将“二次创造”视为金矿。去年6月,日本最大的二手市场应用“市场”(App“mercari)近日宣布,将与作品和内容的版权所有者合作,以版税的形式向版权所有者支付部分“二次创作”的销售,并正式批准“二次创作”的销售。第一步将是与Niantic合作,解除官方销售《暮光之城》游戏“二级创作”的禁令。

通过与版权方合作“二次创造”形成的衍生市场本质上是知识产权授权。这种对“二次创作”的授权和众包使得“二次创作”粉丝能够基于兴趣、未经授权、实质上不盈利地工作,以获得更多的展示空间和合理合法的回报,从而形成知识产权衍生链中的内容企业家可以在较低阈值下进入的领域。

也许,在这个意义上,“第二创造”也与“第二创造”相混淆,后者总是被混淆,并且存在真正混淆的可能性。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t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