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巨无霸”中国通号:手握117亿现金为何还要融资百亿?

一年的计划在春天。作为资本市场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科学创新委员会发展迅速。

自3月18日起,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创新委员会股票发行上市审核制度已经开放,截至4月25日,已受理企业申请文件92份,其中75家企业进入询价状态。

92企业位于不同的行业、公司规模、运营条件和发展阶段。从本周开始,腾讯新闻《财看见》将对被接受的企业进行多维扫描,并对关键企业进行详细解读。

今天,让我们来看看在“冲刺”科学委员会的公司中,中国最大的资金筹集者的数量。

中国通计划筹集高达10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这不仅是中远集团的“创纪录”融资,也是所有a股上市公司的“创纪录”融资。

2018年,中国通的收入达到400亿元,与排名第二的语音传输技术(226.46亿元)相差甚远,与其他申请科学委员会的公司数量级不同。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联拥有81家控股子公司,截至2018年底,员工超过19,000人,不愧为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巨无霸”。

中国郝彤全称为中铁通信信号有限公司,其控股股东是SASAC旗下的企业郝彤集团。二零一五年,中国通行证获准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

在香港上市后,中联的经营模式是“一美元为主,多种关联”,主营业务是轨道交通控制系统,贡献了70%以上的收入。

其他主要业务包括设计和集成、设备制造、系统交付服务、项目总承包等。其中,设计集成业务和设备制造业务在总收入中的比重逐渐下降,系统交付服务的比重逐渐上升,2018年达到30%以上。

具体来说,设备制造毛利率最高,近三年稳步上升,超过40%,而设计集成业务毛利率呈下降趋势,主要是由于销售结构的变化,毛利率较高的铁路业务收入增速低于地铁业务,2018年设计集成毛利率同比下降近6个百分点。

截至2018年底,中国联通账户中有117亿货币资金,但仍计划从SciDev.Net筹集105亿。钱花在哪里了?

100亿元在哪里筹集的?

根据招股说明书,科创办105亿元融资主要用于技术研发、补充营运资金和制造基地项目。

2018年,中联的收入达到400亿元,净利润达到34亿元。虽然业绩出色,但现金流质量不高。

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分别为29.4亿元、-8.9亿元、-15.9亿元。在过去的两年里,现金流一直是负数,并逐渐扩大。

根据招股说明书,募集到的105亿元中,有31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关于2018年净营运现金流的进一步下降,中联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不断增加研发资金投资,以推动电车、智慧城市和电力电气化项目的建设。同时,由于宏观环境的影响,业主项目的融资规模受到控制,导致部分项目还款期延长。

2017年现金流量下降主要是由于公用事业隧道和海绵宝宝等项目进入主要建设阶段,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增加。

除了对营运资金的需求外,技术研发对轨道交通控制系统行业至关重要,因此需要大量的研发投资。46亿元的中国通行证融资计划用于技术研发项目。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中国通行证的R&D费用分别为10.5亿元、11.8亿元和13.2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53%、3.41%和3.31%,即R&D费用

由此可见,中国通行证严重依赖铁路业务。其优点是国家计划对铁路的持续投资可以为利润增长带来空间。另一方面,铁路投资规划的变化将对企业的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同时,由于目前中国通行证销售客户高度集中,存在一定的财务风险。

根据铁路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将达到15万公里,到2019年铁路投资将达到8000亿元,比2018年增加680亿元。

根据计划,政府将继续投资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与此同时,大量现有路线今后将需要维护和升级。此外,由地方投资带动的城际铁路建设也将快速发展。从短期来看,轨道交通将有一定的市场发展空间。

但是,铁路行业投融资体制改革后,铁路建设市场已经放开。目前,一些地方新建铁路项目采用公私合营模式,大型基础设施中心企业由于其雄厚的资金实力,通常能够领导项目实施。在获得项目后,往往会将与轨道交通控制系统相关的“四电”项目移交给下属专业子企业,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挤压中国通行证的市场空间和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通行证的销售客户集中度非常高。连续三年排名前三的客户是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铁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对中国铁路总公司的销售占中国通行证收入的24%,三家公司的总销售额占中国通行证收入的36%。

由此可见,中国通行证的盈利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铁路业务,其主要客户之一的流失或其主要客户订单的波动将影响中国通行证的经营业绩。与此同时,铁路公司严重依赖政府投资铁路的计划。

铁路项目的招标情况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有很大影响。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帕斯的设备制造收入比2016年下降了19%。主要原因是2017年铁路项目投标计划的延误导致当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设备制造收入因供货时间的延误而下降。同时,这也间接导致2018年上半年综合业务收入下降。

对铁路业务的依赖也给通票带来了一定的财务风险,即应收账款的回收风险。

由于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铁路业务,中国铁路总公司管辖的企业对通票收入贡献很大,通票应收账款相对集中。如果客户的业务状况发生重大变化,中国通票将有无法及时收回大额应收账款的风险。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